分享

經間期出血與恐慌

中醫 恐慌 脈診 婦科 經間期出血
恐慌症被認為是一種現代的文明病,發作的時候感覺到胸悶、心悸、心跳加速、呼吸淺快、肌肉緊繃、胸悶、口乾、冒汗、恐慌、等等的生理狀況。
它的起因很多,西醫過去多會以「精神官能症」、「自律神經失調」等名稱來告訴患者,如果沒有得到良善的處理與治療,患者容易進而合併「懼曠症」(害怕人多、或密閉的空間)、「慮病症」(過度擔心自己身體有病)、「憂鬱症」(覺得活著很痛苦),甚至依賴酒精或自殺。
恐慌本身就是身體感到焦慮的行為展現,其實說穿了就是感覺到生存受到威脅,它的起因很多,心理與生理都有可能造成造成這個疾病的原因。但應該沒有人會想到,女子的婦科問題也有可能是需要考慮的致病因素。
那天,萬萬是被她的朋友拎著過來診間的。
她是兩個孩子的媽,身材纖細,望診臉額鼻微紅,舌紅無苔,眼睛有少數血絲,知道肺胃有熱。坐下時右邊的屁股先做到椅墊上,知道下半身的架構跑位了,然後肩膀與頭的距離與姿態表示她有點緊張與畏縮。
雖然說,大部分的病人或是學生見到我都會很緊張,但畏縮卻是比較少見的。
病患自述常常吃東西消化不良,胃脹氣不舒服
診脈後,左右寸關都出現浮數弦脈,瘦子陰虛火旺在臨床上是很常見的,特別的是兩尺部在臍下子宮前膜的反應位滑數虛有澀細點。
理論上尺部這種脈型表示,每個月應該有不正常出血的情況,三部具弦數的脈象基本上情緒起伏很大,也有情緒上糾結的問題。
但是病人既然沒有主動提起這些,就放著後面慢慢處理就好。
 「妳就是平常神經緊張,脈象上的火表示全身都呈現緊張、代償與發炎的狀態,容易亂發脾氣,發完脾氣之後又覺得驚嚇跟虛弱;但是你這種發炎頂多就是比一般的人體溫高一點點,去給西醫檢查基本上發炎指數也不會達標,如果你去給中醫師看,照妳的說法,他們一定會先處理妳的脾胃,但因為方向錯誤基本上吃藥吃了很久也不會見效;因為妳需要先去掉身上因為神經緊張引起的火,妳的經期有問題,需要調經,然後才能夠處理妳那個常常發瘋的神經病。」 
為了避免切診上面遺漏的部分,傳統問診十問的流程又重新再跑了一次。
一問之下才知道,她其實有挺嚴重的恐慌症,就連路上塞個車都會發作,目前正吃西藥控制;然後子宮因為剖腹生產的時候有一個一直無法癒合的點,導致每個月除了正常月經外,經間期出血的時間約一周;然後消化不良的狀況看西醫沒有效果,也已經在其他中醫那裏吃藥吃了半年多,都是朝脾胃發炎的狀況調整,基本上並沒有太大的改善,來這裡也只是想要試試看運氣而已。
基本上我很清楚大部分的中醫師所受的教育邏輯問題,因為患者自述在診斷的占比很高,所以當病人自述不適的症狀時,常常會決定了治療的重心,所以許多醫生聽到患者自述後,朝脾胃論治是很正常的狀況。
現代醫學已經很明確到的告訴我們,當人體的交感神經興奮的時候,就會去抑制副交感神經的功能,這種影響作用連帶會影響消化系統的運行,這與中醫裡面肝脾相互影響的理論基本上一致;消化系統如果要長期的調養,不如先從調整平日的飲食內容開始做起。
又中醫的許多理論中明確的敘述到:腎主一身之陰陽。景岳全書又論述著:"命門為元氣之根,為水火之宅。五臟之陰氣,非此不能滋;五臟之陽氣,非此不能發"。也就是說,當患者下焦有火無法去除時,進而影響中上焦的狀況是需要一併考慮進去的。
只要先把身上的火去掉,她的恐慌症基本上應該也會改善。
因為在中醫裡面很早就紀載了,婦人容易受到身體狀態而影響到心理與情緒層面的展現。傷寒卒病論中記載:婦人臟躁證。精神恍惚、悲痛欲哭、不能自主,呵欠頻頻。甘麥大棗湯主之。 
於是先把骨盆跟下半身的架構用手法整回原先的位置後,再施針處理肝膽與脾胃之熱,中焦熱去之後,上焦的熱自然慢慢的就都會退掉,最後後續分別以《景岳全書》的一貫煎及《傅青主女科》的清肝止淋湯為主方分別處方加減。
傅青主是清代初年知名的天才,能文能武,於經學、考據、理學、佛學、道教、諸子、漢方、詩法、書畫、金石、地理、武術皆有涉獵,醫術亦甚為高明。他所著作的《傅青主女科》在中醫臨床一直為臨床醫家常用的參考書籍;梁羽生的武俠小說《七劍下天山》中更將傅青主被描述為七劍之首,武功卓絕。他的清肝止淋湯也是婦科的知名方子之一。
後來患者後來陸續回診表示,我是第一個不太管她腸胃消化不良,堅持要先治婦科的中醫師,不管是中西醫,從來沒有任何一個醫生把這個部份當一回事。而她的經間期出血在第二個月就明顯的天數與量都減少一半,沒想到的是脾胃不適的狀況不但改善了,就連她的恐慌症也整體明顯改善,這期間只發作過一次。
聽完我重新又摸了一下尺部的那個澀細點居然還在,於是忍不住說:「啊~妳的小孩子身體不好,又不是妳的錯,妳就不要再怪自己了。」
她聽完後忍不住紅了眼睛流下淚來,但小腹的那個細脈當下就消失了,雖然那個澀脈點還沒去掉,但我知道下次回診狀況一定又會再進步。
這個病人前後在這邊大約調整了三個多月,她最後一次過來的時候,她的恐慌症沒再犯過,經間期出血也減少到約1天左右,僅有一點點血絲的程度。
先不用說到諮商理論這一塊,我知道兩岸很多中醫師自己的四診不精,基礎理論念完就忘光了,自己也不太重視這一塊,受到現代教育的荼毒,平日不看西方醫學的相關研究論文就算了,也不太看自己本質學能內應知應會的古代經典與論述;文人相輕,甚至還會嘲笑或是諷刺其他同業。
我只能說,臨床的診斷能力是核心也是基礎,早點放棄臨床拿西醫的診斷跟數據來混日子的想法;有時間搞那些不會讓自己進步的事情,不如多花點時間精進自己的四診能力,摸摸每個人的脈,然後從脈象直接說出對方身上不舒服的症狀。
如果你沒有能力做這個程度,要不要先好好的重新審視自己的本質學能先?
我的指導教授是一位解行並重,滿腹經綸的人,每天一開診,病人總排隊排到天邊去,他總是告訴我們:
「你們的醫師執照其實只是一個能夠讓自己合法行使醫療行為的屏障,如果想要做到每天病人看不完的程度,還是要先好好地增加自己的臨床診斷能力跟經典的熟悉程度。」
中醫最難學的地方就是。
肝、心、脾、肺、腎、氣、血、津液、月經、風邪....都可能導致恐慌。
然後,沒有辦法用單一實驗數據概括。
頂多只能用証型概括分類。
所以中醫基本上很難全部都「科學化」。
也還好它就是無法科學化,不然這個傳承千年的心法就毀了。
這就跟開悟一樣。永遠難以量化。
我們既然立志學中醫就是要來搞那些西醫搞不定的東西,不是嗎?
先前還處理過一位恐慌症的病患也很有趣,她是固定傍晚時間發作一個小時,這一個小時生不如死,然後時間到的就好了的。下次有機會再來寫。
【作者於對岸執業,內文為對岸診間諮商與治療的紀錄與心得,不牽涉任何團體與個人】
#中醫  #恐慌  #脈診  #婦科  #經間期出血 
分類:健康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能量奧義書
  • 下一篇
  • 科學與治療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