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診籍摘錄-臘月治喘】

中醫 針灸 氣喘 化療 甲狀腺癌
一樣的寒冬,看過不少人在這個節氣交替的時候,因為氣候與溫度的劇烈變化,撐不過那一口氣便溘然離世。
這天診間來了一位因確診甲狀腺癌接受化療的病人,女性、七十歲。三個月前病人因為喉嚨有異物感,聲音沙啞,女兒以為是感冒帶來就診,脈診寸部咽喉下方反應位浮澀數沈細脈,左關遲澀,標準的甲狀腺病變脈型;但是那個澀脈暈點的位置基本上很不妙,內心估計約在二轉三期間遊走。
觸診後發覺甲狀腺結節腫大有沙粒感、邊界瀰漫浸潤式不規則形狀,病人表示喉嚨腫大與聲音沙啞是將近兩週前的事,心裡已經有底,讓他們趕緊去檢驗,不意外的甲狀腺癌二期確診。
由於病人身體原本就瘦弱,體重不足35公斤,擔心療程撐不過去,囑咐接受化學治療期間可以使用中醫輔助療程,接受Adriamycin、Endoxan、Vincristine等藥物四次療程後,病人反應胃口不佳且感到極度不適,希望協助處理不適的症狀。
病人表示第四次化療後,體重降至32公斤,胃口差,因反覆發燒與指數過低進出醫院住院了幾次,血液培養查無感染,因感到十分疲倦與不適,基本上除三餐外都在床上躺著,手指麻痹感不斷往手掌延伸。
評估除手指麻痹感為Vincristine的副作用,除非停藥無法處理外,其餘都可以改善;另病人面色蒼白,敘述自身症狀時無力且約略有些喘不過氣的狀況;脈診寸關浮數黏過本位沉細滑、尺沉極細弱,評估為病人中上焦因療程而生熱毒兼腎不納氣。
在天津常常遇到癌症病患接受化療後產生的高燒與惡燒不退,然後請學院的老教授們到醫院中西聯合會診的狀況,當時也常常在教授旁邊討論並吸取他們的臨床經驗,到最後都還是回歸到古代醫家用方的理解與臨床對於人體及生物架構的認知;後來處理這些問題,心裡也比較有底子。
那些吃不下跟發燒的狀況我覺得還不甚擔心,那個喘不過氣的部分我比較在意,因為看多了死人,知道生命常常都是一口氣上不來就走了。冬主腎,主納氣收藏,啊這樣是要怎麼藏?
「沒有跟主治醫師反應會喘的狀況嗎?」
「住院幾天後他們只表示多休息,然後回家再觀察。」
嗯~好吧,我知道他們沒招了。
摸摸鼻子決定先解決用藥產生的熱毒與腎不納氣造成的氣喘問題。
先確定背後脾胃俞穴暢通,中氣樞紐沒有塞住後。
針取:下白(通少府)、上三黃、天皇(通陰陵泉)、地皇、人皇(通三陰交)、太溪、太沖。
我只是把身體裡某些一直在亂響的警報關起來,然後分配一下不均衡的資源,把該做事的器官重新啟動。
札完九針後囑咐留針一小時,在約莫半小時後,病人家屬與病人告訴我居然不會喘了,中醫的針灸真的很神奇。
「神奇?再神奇的醫術也要有機緣才學得起來。而且,這也不是每種病都治得動。」
我只能苦笑,然後開始寫方子。
「中醫的關鍵一直都在診斷。」
而我知道不管是這個病人還是中醫本身,後面都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中醫  #針灸  #氣喘  #化療  #甲狀腺癌 
分類:健康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古法鍼灸的濫觴
  • 下一篇
  • 關於靈氣 Reiki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