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緬懷普力宏上師

上師回歸佛國已年餘,今天想寫一點跟上師有關的事情。
記得第一次與上師見面時,是因為與幾位師兄弟接了海燈法師系統的穢跡金剛法,想就近請教上師相關的問題,於是赴講堂求見上師。
第一眼見到上師時,感覺就是一位十分慈祥的長者;上師聽了我的來意後,微笑的說:那麼你就把根本印打給我看吧。
我將密印打給上師看後,上師馬上很高興的說:
「好!~我給你作證,你的傳承沒問題;海燈法師所傳的法也是正法,當年我也曾經跟海燈法師同住在一起啊。」
上師毫不藏私的特地針對疑問回答了一些修習本尊法時的境界與問題,並囑咐了許多修持的要領,期許做弟子的不論何種傳承都是佛法,應該要認真修持。
還記得當時要離開講堂時,上師特地回頭跟我說:
「你不可以辜負我噢!」
猶記得聽了當下覺得心頭一暖,眼淚都差點流出來;這種慈愛與溫暖的感覺是裝不出來的,越修越能感覺到上師的慈悲與智慧,也許這才是真正的本尊密法吧。
後來幾次親近上師,上師有時即便在病塌上,都要馬上起身接見我們,並且勉勵我們佛弟子應該最重要的就是時時修行,可見得對於弘揚佛教互持正法,上師都是當仁不讓的。
上師在密法上的造詣,猶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測;幾次受本尊指引所得的穢跡金剛秘密法門,與上師驗證時,再複雜的秘密手印,上師總是隨手一打馬上跟我們互相比對。
然後常常直接了當說:
「我們鼓山密法在這一部的傳承上是怎麼樣的、這部分的法該在什麼時間用、甚麼狀況下才可以用、跟你所受的傳承差異在哪些地方、原因在哪裡...」
如果不是真的傳承在身上,其實有很多複雜的密印一般人是根本結不出來的,但對上師來說總是這麼輕描淡寫,每次與上師請法時都感覺像在看一本活的密法百科全書一樣。
一直到這些年,後來自己才發現上師平時的一言一語早已經深入契得本尊法要,本尊與壇城隨時都融合在言行之中;歷代祖師傳本尊法果然皆是以心印心,羯摩部得法再多其實現在回頭看來意義也已不大。
雖然上師已回歸佛國,但上師的一言一行,一直都會放在我的心中。
頂禮上師
金剛弟子 照謙 
分類:旅遊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