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治療師的形象】

等待治療時機的重要性對於治療師來說,是一個很重要的課題。通常每個人在靈性面、精神面與肉體面的問題都不是一朝一夕所造成的;想當然爾在治療的層面上,也不可能在簡單治療個一兩次之後就能痊癒。
特別是在情緒與思考層面的問題,找尋合適的治療時機,然後從容出手,一出手便不留餘地,方能收到奇效;但除了時機之外,我認為外在的形象在治療的環節中也是很重要的一部份。 
我的學生曾經這樣子問我:
老師,如果你遇到基督教或是回教這些宗教排他性很重的人,你要怎麼跟對方解釋能量治療這東西咧? 
我不假思索的說:
你跟他說,現在我以天上的父或是全能的真神阿拉之名,祈求這個痛楚與疾病獲得治癒。 
學生:
那如果是道教咧? 
我說:
那你就請三太子還是濟公吧,如果你喜歡的話,請你阿公也可以。 
於是學生們在課堂上笑成了一團。
其實我個人對於神明或高靈們並沒有太多的意見,只是利用這樣子的方式讓學生了解,在以求助者的利益為前題下,就連神明的身份也變得不再重要。 
就如孔子所云:因材施教。
治療也應當如此,個案需要什麼樣的東西,就給他什麼樣的東西。
我過去也曾經在加護病房替基督教的教友們做治療,雖然我不是基督徒,但當時我的內心不假思索的就祈請了耶穌基督作為我的指導靈,協助整個治療的過程。
當然引領下來的能量振幅與過去的相較又是另一番不同的滋味。 
我一直期望學生們能早日清楚的體察到,世間萬物其實都是同樣的一個根源,就連靈氣也不例外。而在這當下,外在的形象與形而上的分別,也瞬間變成可笑的糖衣;如此一來,也才能夠從求道的學生真正蛻變成一位優秀的能量治療師。
雖說如此,但是我認為形而上的部份,在靈性治療的地位中事實上佔了很重要的部份。 很多人對於能量治療也有著先入為主的觀念,認為應該在一個充滿神秘色彩的地方進行治療,如此一來也才能夠滿足他們的心理需求,進而更認同治療的結果。
很多老練的治療師也喜歡在治療室擺水晶、放神像、掛曼茶羅,但是那些東西不一定會派上用場。 
曾經拜訪過我的催眠老師-廖閱鵬老師的工作室,意外的發現了他的診療室中也放了幾塊小水晶。
由於廖老師本身的心理學素養極好,我覺得像他這樣一個通曉人類心理運作方式的學者,應該不太可能會用這些多餘的東西來做催眠諮商吧?簡單的審視並感應了水晶的殘存能量,發現有點雜亂;如果是一個水晶能量治療師,應該也不太可能讓這種能量殘存在水晶裡。 
我好奇的問:
廖老師,你也有在使用水晶嗎? 
廖老師帶著狡獪的微笑回答我:
沒有,那只是拿來當裝飾品而已。 
嘿嘿嘿!果然心理系的人都是一樣奸詐,為了讓治療達到良好的效果,放幾塊水晶來營造些神秘的氣氛,真是何樂而不為咧?於是治療的心法中,外在的形象也變成了狡猾的治療師與個案鬥法的一個治療工具而已。 
記得達賴喇嘛曾經這樣子說:
對待你的上師,要像對待一團營火一樣。靠的太近,會被上師給灼傷;距離太遠,又感受不到上師的溫暖。 
真不愧是當代的智者,簡單的幾句話就可以將學生與老師的關係,以及師生相處的藝術交代清楚。每一個老師的個性都不一樣,每一位老師的特質也都不同;在新時代的圈子裡,這種現象更加的明顯。
有的老師喜歡談神論鬼、有的老師喜歡靈魂出竅、有的老師武功蓋世、有的老師滿天神佛、有的老師慈悲為懷、有的老師喜怒無常、有的老師會叫你喝符水、有的老師會叫你吃滷肉飯....我後來發現,不同形象與特質的老師,就會吸引什麼樣的學生前來;而這些老師的形象,通常也反映了學生內心世界的特質與欲望。 
自負的老師,他的學生有可能大多都是沒有什麼自信的。
謙虛的老師,他的學生有可能大多都是自大的。
會飛的老師,他的學生有可能大多都一定是不會飛的。
愛喝符水的老師,他的學生有可能大多都是不會畫符咒的。
不過有一點是可以確認的,那就是有錢的老師,他的學生一定都更有錢。 
佛經上說,不同的人需要不同的法來度化;不同的人,也需要不同樣貌的老師來教導。
我的學生中,有一位女孩子有著挺嚴重的心理問題,導致她的生活處處是問題,搞的她身心俱疲。 雖然見面第一眼就已經知道雖然表面問題好像是在感情上,但是指導靈釋放出的訊息卻是簡單又明確: 
只要學習願意改變自己,今生的課題就圓滿了。 
同樣的話點了她很多次,但是她就像著魔一樣,總是做繭自縛無法自拔。
前兩天她突然開心的告訴我,她決定要改頭換面做人了;驚喜之餘,我也非常訝異他怎麼會轉變如此的大?
她說,她前兩天去找了一位外國的通靈人士,叫布魯斯;布魯斯利用透視前世的方式,說了很多她的故事,並告訴她今生的課題就是應該改變自己。 於是她決定要放下過去的一切,好好善待自己。 
我說:
噢?這些部分我不是先前就已經告訴過妳了嗎? 
她說:
我還是比較喜歡聽帥哥的話。 
恩~好!果然外國帥哥的形象還是比禿頭的男人好啊!哈哈!
所以由這個案例可以知道,如果要成就一段良好的治療,營造良好形象也是很重要的。 只要以個案的利益為最優先的考量,其他的部分都是可變通的,也因此,我也許該去買頂假髮來戴了。 
分類:心靈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一月份靈氣共修-初傳研討會】
  • 下一篇
  • 【關於卡魯那靈氣】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