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關於冠狀病毒(Coronavirus)】

Coronavirus
最近這十年來,對於人類來說,「冠狀病毒」可以說是在傳染病學上寫下了一頁又一頁的可貴記錄。
《冠狀病毒的發現》
冠狀病毒早在1920年代就被發現,當時是在被傳染急性支氣管炎的雞隻中發現的,當時被感染的小雞約有40-90%的高死亡率,也就是民間常說的雞瘟之一。1940年代晚期,發現在老鼠身上發現也有一樣的病毒毒株。
1960年代,能夠傳染人類的冠狀病毒漸被發現,直到1967年,人類使用了電子顯微鏡觀察這些類型的病毒,發現上述這些病毒的外形結構表面均具有特別的棒狀突起,就像戴皇冠一樣,也就是說只要是有類似外形結構的病毒都被合稱為「冠狀病毒」。
後續很多感染其他動物的冠狀病毒被陸續發現,像是感染狗、貓、牛與豬的冠狀病毒都在20世紀後半葉被發現。換個方式來說,所謂的「冠狀病毒」的基因與構成其實並不是全部都是同一種,只是大多是因為它的外型而被歸類成同一種而已,而當時科學家研究冠狀病毒的並不多,並沒有受到甚麼重視。
《冠狀病毒的宿主們》
實際上大部分的冠狀病毒會感染鳥類與哺乳類動物,其實蛙類跟魚類也有可感染的冠狀病毒,所以甚麼牛、馬、老鼠、豬、蝙蝠、鳥、雁、鯨魚、鴨、羊駝、雪貂...等等都會感染。包含人類。
當年的SARS後來在香港大學的研究中心發現了果子狸身上的病毒,與人類身上的病毒有99.8%的同源性,而在後面2006年研究這發現蝙蝠身上同樣攜帶SARS冠狀病毒,和人SARS病毒同源性為92.6%到93%。但是還是沒有證據能夠證明,蝙蝠或是果子狸是傳染到人類的確定來源。後來的MERS也有專家認為,有可能是由駱駝傳染給人類的,但一樣沒有辦法完全明確證明病毒從駱駝傳播給人類的方法。而有關於COVID-19的部分,雖然我們了解不多,但我相信也會是一樣的結果。
《其實它一直在我們身邊》
目前已知有七種冠狀病毒病毒株可感染人類。而冠狀病毒並不是這兩年才開始流行的,實際上有四種冠狀病毒的類型引發的人類疾病即是我們日常的普通感冒,這個比例高達近三成。而這四種冠狀病毒經過數十年與數百年的演進後,變成了現今毒力較弱的病毒株系。
也就是說,在此之前,人類已經跟它作戰了數百年,然後慢慢與它同化並和平共處。
直到2000後,冠狀病毒前後造成了人類三次重大的疫情爆發,如果2002年底在廣東的非典型肺炎(SARS);2012年源於沙烏地阿拉伯的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與這次2019年底在武漢爆發的(COVID-19)肺炎疫情。
《容易被忽略》
但就如先前所說的,由於我們對於病毒的了解有限,它很有可能早就以其它的感冒型態存在於我們的日常生活中,以SARS為例,後來在香港某些人身上的抗體後發現,SARS早在大流行前的一年就已經在香港地區流行過。如果前線的醫護人員沒有警覺心,很可能就認為只是一般的流行性感冒而已。
《關於陰謀論這件事》
至於COVID-19這個是不是被人類做出來的病毒,其實在當年SARS流行的時候,就已經有過這種類似的論調。
當年SARS的中國人感染者占比高達92%,而西方盎格魯撒克遜族群幾乎沒有一人中SARS,非華人確診人數,只占所有病例的3.3%,因此而認為SARS可能是美國研發、專門針對漢民族單倍群O-M175基因的基因武器。
又有一說SARS不會感染白人,但最早將該病毒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的義大利醫生卡洛·烏爾巴尼即為白人,於3月29日因感染SARS病毒而病逝於曼谷。
這就跟當初COVID-19一開始流行的時候,歐美國家有不少人都說「那東西只會傳染給黃種人」一樣蠢。
其實如果病毒是人工合成的,其基因序列會留下拼接的痕跡。
而且如果是亞洲人開發的病毒要來害人,那他還真蠢,應該先搞個只會感染白人的病毒吧?
《生存本身就是一場生物間的演化競爭》
值得了解的是目前統計出來,SARS的致死率約為15%。MERS的致死率約為38%。而COVID-19目前約為3%。
不過在生物與傳染病研究上,病毒本身的強弱通常會造成本身物種繁衍的優缺點,講得簡單一點來說,毒性越強的,宿主很快就死了,傳染力也就比較差。毒性越弱的,越不會被在意,反而不會滅種。
人類的生存史就是跟傳染病搏鬥的歷史,歷史上人類平均壽命的延長就是傳染病得以控制的結果。
歷史告訴我們,當我們能夠逐漸找到與病毒和平共處的方式之後,時間拖得越久,病毒們終後會屈服在人類這個「地球最強的病毒株」上,並逐漸削弱自己的毒性。
所以請保持平常心,一切終究會過去。
------------------------------------------------------------
※Estola T. Coronaviruses, a New Group of Animal RNA Viruses. Avian Diseases. 1970, 14 (2): 330–336. ISSN 0005-2086. JSTOR 1588476. PMID 4316767. doi:10.2307/1588476.
※Kahn JS, McIntosh K. History and recent advances in coronavirus discovery. The Pediatric Infectious Disease Journal. 2005, 24 (11 Suppl): S223–7, discussion S226. PMID 16378050. doi:10.1097/01.inf.0000188166.17324.60.
※Mahase E. The BMJ in 1965. BMJ. 2020, 369: m1547 [2021-01-29]. PMID 32299810. doi:10.1136/bmj.m1547. 
※Wang, Yuhang; Grunewald, Matthew; Perlman, Stanley. Coronaviruses: An Updated Overview of Their Replication and Pathogenesis 2203: 1–29. 2020. ISSN 1064-3745. doi:10.1007/978-1-0716-0900-2_1.
※Cruz JL, Becares M, Sola I, Oliveros JC, Enjuanes L, Zúñiga S. Alphacoronavirus protein 7 modulates host innate immune response. Journal of Virology. 2013, 87 (17): 9754–67. PMC 3754097. PMID 23824792. doi:10.1128/JVI.01032-13.
※Pasley, James. How SARS terrified the world in 2003, infecting more than 8,000 people and killing 774. Business Insider. 
※Middle East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MERS-CoV) – Saudi Arabi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5-03-10
※WHO Coronavirus Disease (COVID-19) Dashboard.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21-01-28 [2021-03-16]. 
※Coronavirus Update (Live). Worldometer.
※Monaghan, Karen J. SARS: DOWN BUT STILL A THREAT.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US). 2004
※Naming of the Novel Coronavirus.
※ WuNing; LuoPeng. 追寻SARS病原的科学历程和启示. 新語絲. 
#Coronavirus 
分類:健康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告別娑婆
  • 下一篇
  • 穢跡金剛-金剛本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