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靈氣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

靈氣 ptsd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靈氣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Reiki and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作者:Kathie Lipinski,RN,MSN,CH
作者註:這篇文章是在我在國際靈氣訓練中心(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Reiki Training)紐約喬治湖 2012年度進修的演講之後發表的。在撰寫本文時,美國東岸剛剛經歷了"桑迪颶風"和"復活節"。 本篇文章首次發表於靈氣新聞雜誌的 2012 年冬季刊中。
東岸的許多居民,尤其是我居住的長島,正處於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之中,因為他們努力生存並滿足其基本所需(因為颶風桑迪之故)。 關於他們的生存故事、英雄事蹟和社區合作的故事正在進行中,於此對人類的精神力量和韌性給予致敬。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靈魂的黑夜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The dark night of the soul)
借助當今的技術和通訊系統,讓我們更容易了解世界發生的各種大事件或私人的經歷。曾經在當地體驗過的東西現在都可以在全球共享。創傷通常是人生狀況的一部分,無論是個人還是集體的經歷,現在都可以通過網路或電視間接體驗與感受。 難怪人們對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的認識急劇上升,而且有關這種情況的資料與信息更容易獲得(請參閱參考資料)。 PTSD 仍然是一種個人化的體驗,對家庭和社區團體都有影響。 這是對人的靈魂和精神的傷害。 而靈氣可以平靜和恢復自我的神性,通常可以治愈埋藏的老舊創傷。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提供對 PTSD、其原因和症狀的一般描述,最重要的是,我們作為靈氣練習者可以如何提供幫助。
作為2011身心補助計畫( 2011 Mind-Body Grant)的一部分,我在此透過患有PTSD的病人以及在長島的諾斯波特 VA 醫療中心(Northport VA Medical Center)與退伍軍人一起工作的護士提供經驗上的指引。如欲討論 PTSD 的整個範圍將超出本文的範圍,包括其統計、易感性、原因、風險因素、診斷和治療等因素。 因此,我將列出提供關鍵信息的參考資源列表。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定義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defined)
PTSD 一詞最初是在 1980 年被創造出來的,當時美國精神病學家的主要專業組織-美國精神病學協會 (APA) 將 PTSD 添加到其 DSM 分類-精神健康疾病診斷和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Health Disorders)之中。 DSM 是美國精神衛生專業人員使用的精神障礙標準分類。他們的目的是填補精神疾病學理論和臨床實踐的空白之處。
在DSM-IV-TR 2000 的最新版本列出了 PTSD 的診斷標準:
309.81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309.81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該員需曾經歷過以下兩種情況的創傷性事件:
1.該人曾經歷、目睹或面對過一個或多個涉及實際或死亡威脅或嚴重傷害、對自己或他人的身體自主權/完整性(physical integrity)構成威脅的事件。
2. 該人的反應包括強烈的恐懼、無助或恐懼(注意在兒童可能表現為混亂或激動的行為)。
.該障礙會導致臨床上顯著的痛苦或在社交、職業或其他的重要功能領域受損。
.症狀通常在事件發生後不久出現,但可能需要數年時間
.症狀出現不少於一個月。
.它被認為是一種焦慮症。(1)
DSM 的分類是很重要的,因為它強調了 PTSD 的致病因素是在個人因素之外的(即外在的創傷事件),而不是內在個人的性格弱點。 該分類在 1987 年、1994 年和 2000 年(下一版將於 2013 年發布)進行了修訂,因為他們了解到不同的人對創傷有不同的看法以及在暴露於極端壓力事件後對出現症狀的不同反應或脆弱的情況。
當 1980 年首次提出 PTSD 的診斷要項時,有一個相對常見但並不明顯的重要發現。來自全國症候群合併調查的最新數據表示,美國男性和女性的 PTSD 患病率分別為 5% 和 10%。 而在阿爾及利亞(37%)、柬埔寨(28%)、埃塞俄比亞(16%)和加薩(18%)等戰爭衝突後環境中,PTSD 的發生率要高得多。(2)
簡而言之,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是:
• 這是一種使人衰弱的焦慮症,會在經歷或目睹涉及真實或感受到傷害或死亡威脅的創傷性事件後發生。 這可能包括自然災害、戰鬥、攻擊、身體或性虐待或其他創傷。
• PTSD 患者對危險和迫在眉睫的厄運的感覺更加強烈。 他們自然的“戰鬥或逃跑反應”被破壞,即使在安全的情況下,他們也會感到壓力或恐懼。
• PTSD 曾被稱為“砲彈休克(shell shock)”或“戰鬥疲勞(battle fatigue)”,但由於患有這種疾病的退伍軍人其人數眾多,最近受到了更多大眾的關注。 然而,PTSD 可能發生在任何年齡的任何人身上。 因為PTSD 是對大腦化學變化的一種反應,而不是性格缺陷或個人心理脆弱的結果。 (3)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 Symptoms of PTSD
被確診為 PTSD 最常見的症狀是:
. 通過病理性重現/閃回(flashbacks)重新體驗創傷; 噩夢; 強迫性想法(他們可以看到、聽到、聞到、嚐到看起來真實的東西)。
. 失眠; 噩夢。
. 侵入性想法(Intrusive thoughts)-不想要的、感覺無法控制的想法,通常與令人不安或令人痛苦的主題有關。
. 注意力集中問題。
. 麻木; 沮喪。
. 與他人疏遠的感覺;感覺或想要獨處。
. 高度警覺-時刻保持警惕; 隨時準備戰鬥或戰鬥。
. 突如其來的震撼。
. 易怒; 憤怒; 恐慌。
. 恥辱; 內疚(倖存者的內疚)。
. 避免讓他們想起事件的情況、人/物。
. 普遍性的焦慮增加。
人們不報告這些症狀的主要原因之一是,這些症狀很容易被誤認為是精神疾病的症狀。 人們常常害怕這種診斷、會覺得恥辱和它的後續影響。 也許這就是為什麼只有不到 50% 的退伍軍人尋求幫助的原因。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原因 Causes of PTSD
重要的是要記住,並非每個經歷過創傷性事件的人都會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這其中有很多因素在起作用。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眾多原因或風險因素中的一些是:
.嚴重事故、傷害; 致殘
.強姦
.身體、情感或性虐待
.所愛之人的背叛
.戰爭/攻擊/爆炸
.社區暴力(槍擊/欺凌)
.失去家人、朋友、社區、財產、財產、家庭
.失業
.自然災害-龍捲風、颶風、地震、火災、洪水
發生 PTSD 的其他風險因素包括:
.創傷有多嚴重或持續多長時間
.如果你受傷或失去了對你很重要的人
.你離事件有多近
.你的反應有多強烈
.你對事件的掌控感
.活動結束後你得到了多少幫助和支持 (4)
許多經歷過創傷的人在開始時都會出現一些症狀。 隨著時間的推移,只有一些人會發展成 PTSD。 童年時期接觸暴力以及精神疾病、抑鬱、情緒障礙或焦慮的家族史可能會增加創傷性事件後患 PTSD 的風險。 最近的一項研究表示,PTSD 的根源可能不是戰爭,而是在經歷情緒問題和創傷事件的童年時期。 一個人在經歷軍事戰爭之前生活中的暴力程度似乎比暴露於戰鬥或其他戰爭暴行更能成為 PTSD 發展的誘因。 (5)
替代性創傷 Vicarious trauma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患者並不是唯一受到創傷影響的人。醫療人員、醫生、護士、急救人員、急救人員、消防員、警察、治療師、社會工作者、記者甚至能量工作者等提供幫助的專業人士,都可以因為與人的共情聯繫而間接體驗創傷的影響。
這些承諾和負責幫助他人者、每天看到痛苦、反复暴露於可怕的身心創傷或對另一個人實施的不人道行為,這些都會侵蝕那些試圖提供幫助的人的靈魂或精神。
感覺到對人生的希望消失了,"同情心疲乏(compassion fatigue)"可能會出現,通常會導致倦怠。致力於幫助他人的人失去了希望,也可能變得沮喪。即使是靈氣練習者,由於他們的同情心和精力充沛的聯繫,長時間聆聽和與經歷創傷的人一起工作,也會產生同情心疲勞。
戰鬥或逃跑反應 Fight or Flight Response
我們的身體是為生存而設計的,對壓力有三種反應:戰鬥、逃跑或停止(Fight, Flight or Freeze)。當我們感知到威脅時,會釋放壓力荷爾蒙以活化身體的保護機制。這通常被稱為腎上腺素激增。流向肌肉的血流量增加,血壓和脈搏率增加,呼吸加快-所有這些都是為了使人能夠對感知到的危險做出反應。任何對於生存來說沒有需要的功能要么減慢速度,要么關閉。消化速度減慢、免疫反應受到抑制、飢餓感減少等。反复承受壓力或長時間持續的壓力反應會對健康產生破壞性影響。它還可能導致消極應對機制,例如過度吸煙、進食或飲水、藥物麻木或其他適應不良行為。對於患有 PTSD 的人來說,對危險的感知是一個常數,並且它們始終處於“開啟”狀態。身體因此不斷受到壓力,結果可能會出現健康問題。
戰爭:一種儀式 War: A rite of passage
過去,為了保護部落、家庭或國家而出外征戰,常常被視為一種成年禮。許多古老的文化都有其對於身體、心理和精神的儀式來讓他們的小男孩為戰爭做好準備。通過參加戰鬥使人從少年時代進入成年的儀式,被視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男孩們被教導為了團體更大的利益而需要放棄自我。
戰鬥結束後,他們作為男人受到歡迎。有許多回歸的儀式:淨化、淨化和慶祝。鼓勵"男人"講述他們的故事,以此來清理、治愈、成長和繼續前進。
今天的戰爭在許多層面上具有更大的破壞性,並且在身體和情感上都有揮之不去的影響。化學戰、轟炸和其他形式的攻擊會在戰鬥中影響士兵以及返回家園後。戰鬥作為一種儀式的概念可能在某種程度上存在,但回報卻大不相同。士兵們經常回到社會否認其價值的文化中(例如越戰)。因為整體的社會沒有意識到這些,然後治療儀式可能不存在,老兵們通常被孤立。他們無法將自己的故事作為一種治療方式來講述。否認是這場遊戲的名稱。也許這也有助於PTSD的發展?
對靈魂的傷害 Injury to the soul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可以在靈魂受傷後發展。 生存的原始衝動支配著人類的體驗。 在危機或創傷時期,一個人可能會為了生存而做任何事情。 被搶劫或強姦、毆打或被毆打的人可能會投降或讓步以維持生命。 在戰爭或戰鬥中,一名士兵可以在沒有命令的情況下為了生存,無辜的人可能會被殺害,可能會對另一個人做出可怕的事情。
靈魂知道好與壞、對與錯的區別。 以上是好人陷入兩難的例子。 他們為生存所做的事情可能與他們的核心倫理和道德信念不一致。 一個人可能不得不違背自己的良心,並於事後發現自己相信的價值和善良被挑戰了。 羞恥和內疚可能會隨之而來,也會導致 PTSD 的發展。
創傷的能量動力學 The energetic dynamics of trauma
看看充滿能量的脈輪系統,你會發現創傷可以在任何層面影響一個人。 使用 病腺(Byosen) 掃描或鐘擺檢測當時最不平衡或需要的區域可能是最好的開始方式。 身體那一個部分或其代表的任何創傷都會影響人的身體、情感、精神或精神。 這裡有些例子:
靈氣 ptsd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第一脈輪/
底輪與安全和生存相關、一個人的原生家庭或“底輪”有關。任何對一個人生存的威脅,無論是自然災害、襲擊、失業、家庭、家庭功能障礙或暴力行為。
第二脈輪/
臍輪與創造力、性慾或親密關係有關。有人說它也代表了我們儲存情緒的地方。任何對性的威脅或攻擊,任何身體機能的喪失,或對親密關係的背叛。
第三脈輪/
胃輪/太陽神經叢代表我們的個人力量及其表達。任何試圖奪走某人的權力或使其順從的攻擊。
第四脈輪/
心輪與愛有關:愛自己,愛他人。失去愛、失去所愛的人、背叛、傷害性的言語或行為。
第五脈輪/
喉輪與溝通有關。你為自己說話嗎?你的話被壓抑了嗎?你被允許說話或經常保持沉默嗎?
第六脈輪/
額輪與直覺或真知有關。你相信你感覺到或知道的嗎?別人是否否定或嘲笑你的"直覺"?生活是否讓你不相信自己的直覺?有沒有因為你沒有傾聽你內心的聲音而發生了不好的事情?
第七脈輪/
頂輪與靈性和與更高力量相連的感覺有關;萬物之源。你是否對生活失去了信心或信任?與你的人類同胞?你在世界上感到孤獨嗎?是否未連接上頂輪?
靈氣如何在處理 PTSD 時提供幫助 How Reiki can help when working with PTSD
簡單地說,靈氣可使人的精神平和和冷靜。它可以促進由外而內的放鬆,並提醒身體再次平靜的感覺。分享靈氣的行為還可以提醒身體身體接觸可以滋養和治療。靈氣促進內心的平和和冷靜。當自我的靈性可以平靜下來時,身體的物理性治療就可以開始了。
在戰鬥或逃跑反應中,情緒常常會被掩埋,以試圖幫助人度過創傷經歷。通常,情緒會被困在這個模式並作為細胞記憶儲存在體內。通過精神的深度放鬆和平靜,那些被困住或埋藏的情緒和創傷可以被輕輕釋放。
重要的是要記住靈氣可以在靈魂或精神層面進行治愈,因為我們永遠無法預測每個人的經歷或治療的結果。相信並追隨能量將永遠帶我們去我們需要去的地方,並會在當下處理那個人在那一刻所最需要的東西。
靈氣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Reiki and PTSD
靈氣學生和從業者經常問我“協議是什麼”或“我應該如何與......的人一起工作”? 我的回答總是你跟隨能量。 當一個人來找您時,無論診斷或病情如何,您首先將他們視為人。 重點不是在於他們的診斷與狀況。 去了解病情或官方的指南會有所幫助(請參閱使用 PTSD 指南),但在給予靈氣時要知道的最重要的事情是它會按其優先部位先起作用。 這意味著它為人們提供了他們在那一刻最需要的東西……而不是我們認為他們需要的東西。 這個人可能需要身體放鬆、情緒平靜、頭腦清醒等。他們可能需要釋放舊的創傷。 我們不知道也不應該假設我們知道他們需要什麼。先讓這個人和他的能量引導你,去告訴你他需要什麼。
靈氣在弗吉尼亞州:創新的護理補助 Reiki at the VA: The Innovations in Care Grant
在過去的一年裡,我有幸成為長島 諾斯波特 VA 醫療中心(Northport VA Medical Center)護理創新補助計畫的一部分。這筆贈款是對全國退伍軍人健身、健康指導和自我照護運動的一部分。 Richelle Rappaport, RN, MSN, AHN-BC, PMHCNS-BC,負責撰寫與授予該贈款。
該計劃的重點是培訓 VA 臨床的工作人員使用各種整體治療的方式,包括靈氣、冥想、引導意象、太極和反射療法。
(她對這個補助贈款及其階段的描述在當前一期的“美國整體治療護士雜誌(Journal for the American Holistic Nurses)”-起點一章中有所介紹。致力於讓整體療法護士聯合起來照顧退伍軍人問題 (6)。)
。我於 2011 年 10 月開始對VA 的工作人員教授靈氣 I 和 II ,並於 2012 年 6 月完成培訓。參加培訓的主要是護士,但也有幾名社會工作者、物理治療師、精神科醫生、一名醫生、藥劑師、職能治療師和幾名護理助理參加了。在VA 有 60 多名人員完成了靈氣 I 和 II課程的訓練。有些已經擁有靈氣 II 階的人進入了高級靈氣和大師級培訓。他們非常願意和興奮地學習靈氣,並驚嘆於這種簡單而強大的技術。能把這種美妙的治愈能量帶給工作人員,讓他們既能照顧好自己,也能照顧好病人,真是太棒了。自從完成培訓以來,很多人都將靈氣用在他們的個人生活中來照顧自己和他們所愛的人。有些人正在將其與他們的患者護理相結合,並在他們之間共享。
靈氣對於退伍軍人 Reiki for vets
自從這個創新資助的計畫開始以來,提供靈氣的護士和其他醫療保健專業人員在他們的靈氣治療後分享了退伍軍人的一些評論。這是退伍軍人說的:
“靈氣幫助我整夜安眠。”
“我可以更好地集中註意力,更積極地看待生活。”
“我已經四個星期沒有驚恐發作了,也沒有被噩夢驚醒。”
“靈氣幫助我對我的妻子更加開放。我可以跟她說更多東西了。”
“我現在可以放鬆了,我睡得更好了。”
“當我們開始時,我每周有兩到三次驚恐發作。我現在已經好幾個星期沒有發作了。”
“靈氣幫助我緩解頭痛。我正在按照醫生的指示減少我的止痛藥。”
“我從來沒有表現出任何與我的倖存者內疚有關的情緒。靈氣幫助我釋放情緒。” (越南退伍軍人)
“我不敢相信我的痛苦減輕了。麻醉劑做不到這一點。”
“自從伊拉克戰爭以來,我一直無法放鬆。靈氣讓我第一次放鬆。”
“我已經開始做我一直想做的事情。我不再做我不應該做的事情。我讓事情過去,不會對所有事情生氣。我正在成為真正的我。”我就像毛毛蟲變蝴蝶一樣。”
“靈氣幫助我去內心平靜的地方。”
一位無法靜坐的患者安靜地坐了 30 分鐘,並報告說他的背痛從 10 分下降到了 6 分。一位在 911事件之後患有 PTSD 的女性報告說,她在靈氣後感到“更加信任”能量治療。她的靈氣課程對她來說就像一個“避風港”。
靈氣從業者與患有 PTSD 的客戶合作的指南 Guidelines for Reiki practitioners working with clients with PTSD
根據我們在 VA 與退伍軍人們一起工作的經驗(但對於任何患有 PTSD 的人都需要考慮),以下是一些需要牢記的建議:
.靈氣是關於放鬆和平衡能量。
.修理它們不是我們的工作;我們擁有空間給與治癒。
.不診斷。
.跟隨能量,讓自己被引導。
.不要超出你的訓練範圍而練習。
.營造安全感和信任感(很重要)。
.說實話。
.讓自己了解 PTSD。
.PTSD 需要一個整體的治療架構(靈氣、藥物和諮商療法的結合)。
.找一個治療師,你可以把客戶介紹給他們。如果您有問題,可以諮詢一位。
.慢慢開始;建立信任和安全的工作。
.讓他們感到掌控感很重要。
.請求可以允許觸摸他們。
.開始時手離身體 1-2 英寸,直到人感覺觸感舒適。
.問“什麼會讓你更舒服?”
.讓門打開; 並讓客戶面朝門;有些人可能不喜歡別人看著自己。
.注意音樂-例如。一些越南老兵不喜歡亞洲音樂。
.沒有那些空穴來風(woo woo stuff)的東西。退伍軍人通常是非常腳踏實地的人。
.不要強迫他們講述他們的故事-這會重新傷害他們。
.看著他們的眼睛;以他們的名字呼喚他們。尊重對他們很重要。
.提供你的全部;專注於當下。
.讓他們知道如果他們想在治療期間睜大眼睛是可以的。
.不要在不告訴他們的情況下站在他們身後-不要驚訝!!
.在治療期間經常與他們聯繫。
.讓他們自己設定治療的步伐。
最重要的是:只做靈氣!Most important: JUST DO REIKI!
如何處理 病理性重現/閃回(flashbacks)
與患有 PTSD 或遭受過嚴重創傷的人一起工作時,可能會發生病理性重現/閃回(flashbacks)或重溫強烈的經歷。 這些閃回可以是快樂或悲傷、令人興奮或任何其他情緒。 問題是這個人可能無法將其識別為記憶並相信它現在正在發生。 這裡有一些指導方針,說明如果一個人出現病理性重現/閃回(flashbacks)該怎麼辦。
.立即斷開接觸並把手從對方身上拿開
.說出並呼喚此人的姓名; 確定他或她的地點和時間(“喬,這是……你在我的辦公室進行靈氣治療”)
.眼神交流; 讓這個人看著你或你辦公室裡的東西
.請他或她坐起來
.未經許可不得協助或觸摸
.移動到另一邊,不要坐在或站在他或她的上半身
.讓對方大聲數數
.給對方空間和時間回到當下
總結 Summary
我在 Retreat 的演講之後,參與者對他們如何能夠訪問 VA 體系並將靈氣帶給退伍軍人幫助感到興趣。我解釋說,並非所有退伍軍人都想訪問 VA 體系以獲得幫助。有些人一旦他們的軍旅生活結束就不想再與軍隊有任何關係。其他人不想被標記為 PTSD,因為這會影響他們的工作記錄。社區中有許多退伍軍人不使用 VA 服務。我提供了一份資源列表(請參閱資源),例如 Honor A Veteran,以幫助您所在地區的退伍軍人。 PTSD 患者可以在各種支持團體中找到,例如 12 Step 計劃、TBI 團體(創傷性腦損傷)、心理健康機構和當地的退伍軍人協會。
PTSD 是一種複雜的疾病,許多人將不得不在他們的生活或所愛之人的生活中的某個時候面對與處理它。我們對它了解得越多,就越能理解和提供幫助。公眾對 PTSD 的理解與認知正在提高,現在有很多信息和資源可用。靈氣是平靜和培養經歷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人的精神的好方法。
靈氣和 PTSD 資源列表 Reiki and PTSD Resources List
書籍 Books
Curtin, Richard. 2012. Psychotherapeutic Reiki, A Holistic Mind Body Approach To Psychotherapy – A Training Manual. Lulu.com.
Hart II, Ashley B. 2000. An Operators Manual for Combat PTSD: Essays for Coping. Iuniverse.
Levine, Peter. 1997. Waking the Tiger: Healing Trauma: The Innate Capacity to Transform Overwhelming Experiences. Berkeley, CA: North Atlantic Books.
Levine, Peter. 2010. In an Unspoken Voice: How the Body Releases Trauma and Restores Goodness. Berkeley, CA: North Atlantic Books.
Naparstak, Belleruth. 2005. Invisible Heroes: Survivors of Trauma and How They Heal. New York, NY: Bantam. www.HealthJourneys.com.
Tick, Edward. 2005. War and the Soul: Healing Our Nation’s Veterans from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Wheaton, IL: Quest Books.
文章 Articles
Fehrs, Linda. "Reiki and psychological trauma." Institute for Integrative Healthcare Studies. www.integrative-healthcare.org.
Dey, Eileen, and Michael Emanuel. :Reiki for veterans." Reiki News Magazine Winter2008: 41—43.
"Holistic nurses joining forces to care for veterans." Beginning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Holistic Nurses 32 no. 5. (October 2012): 14—16. www.ahna.org.
網站 Websites
http://www.nimh.nih.gov/health/publications/post-traumatic-stress-disorder-ptsd.
Th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the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Behavioral Medicine. www.nicabm.com.
www.vetcenter.va.gov. 300 centers in United States. 877-WAR-VETS (927-8387).
Honor a Veteran. Holistic services free or at discount rate for vets and families. http://honor-a-veteran.org.
www.MakeTheConnection.net.
Warrior Transition Unit. www.crdamc.amedd.army.mil/newSite/behav-health/rr-ctr.aspx.
尾註 Endnotes
1 http://www.psychiatry.org/.
2 http://www.ptsd.va.gov/professional/pages/ptsd-overview.asp.
3 http://www.healthline.com/health/post-traumatic-stress-disorder.
4 http://www.ptsd.va.gov/public/.
5 Wray, Herbert, “Embattled Childhood: The Real Trauma in PTSD,” 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Nov/Dec 2012): 74.
6 “Holistic Nurses Joining Forces to Care for Veterans,” Beginnings: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Holistic Nurses 32, no. 5 (October 2012): 14 – 16, www.ahna.org.
延伸閱讀:
《靈氣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靈氣應用在美軍醫療體系中的相關報導》
《如何讓您的靈氣能量更有效》
《諾瓦克·喬科維奇與靈氣符號》
《能量療癒師 Healing你的身心靈》
《關於身體的情緒中心》
#靈氣  #ptsd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分類:健康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靈氣在醫療上的科學實驗證據
  • 下一篇
  • 關於通靈這件事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