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傳染病與派對】

天花 水痘 西班牙大流感 疫苗
外國人很喜歡開派對,不管甚麼是甚麼狀況都可以瘋狂的開派對,這個對於東方人來說很難理解。
那麼大家有聽過「水痘派對」嗎?
在1995年水痘疫苗問世之前,很多英美國家只要家中有小孩感染水痘,他們會在家中開派對,招待其他的孩子一起來玩。
那時的想法是,反正人一生中總要出一次水痘,加上小孩患水痘的症狀遠比成人輕微,不如讓孩子趁機早點受到感染,以後終生免疫,一勞永逸。
所以就邀請親友鄰里的孩子到家裏分享病毒,達到「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的效果。
我還記得當年我的水痘是我弟弟傳染給我的,那時候我媽只說:
「這樣子也好啦,你到時候一輩子都不會得水痘了。」
在這種概念下,甚至還有「新冠肺炎派對」的,參與者會很積極的跟患者接觸,希望自己在染病後痊癒,繼而得到免疫抗體。
你一定會這樣子想:「媽的!這群人是瘋了嗎?」
目前全世界的相關醫師、專家與媒體,似乎都在倡導一個觀念:「疫苗是疫情的唯一解藥。」
的確,某個層面上是這種概念。
所以媒體與新聞裡倡導每個人都應該去打疫苗,然後概念是~只要全世界有八成的人都打了疫苗,疫情就控制下來了。
於是大家爭先恐後的預約、要排隊接種。
然後每個醫師好像瞬間都變成公衛與免疫學的專家。
實際上,如果你有花時間研究一下傳染病學的相關歷史與公共衛生的案例,你一定會對這個觀念持保留的態度。
因為公衛這件事並不是數學問題,裡面有更多難以掌控的人性問題。
公衛這種東西,光有疫苗是不夠的。
以天花為例,天花這個嚴重的傳染病曾多次在人類世上嚴重爆發,史料記載首次大流行是在1520年,在殖民地時期讓美洲人口從6千萬(當時世界人口的10%)減少到約500萬上下,單單在20世紀就有3億人死於天花。這一數字是20世紀所有戰爭死亡人數總和的兩倍以上。
而從1796年英格蘭醫生愛德華·詹納(Edward Jenner)證實了牛痘有效預防天花後,一直到1980年5月8日,世界衛生組織正式宣布天花已在地球上被滅絕,也才花了184年而已。
其中值得討論的是在1967年,世界衛生組織(WHO)發起全球消滅天花計劃(IEP),當時的概念就是讓全世界80%的人去接種疫苗,然後天花就會被殲滅了;但實際上執行的難度太高。
以人口數眾多的印度舉例,該國每年的新生兒超過兩千萬,光是印度的新生兒接種就很難執行到位,更不用說到更複雜的成人接種問題。於是後來該計畫一開始便失敗了。
我們目前遇到的是疫苗短缺的問題,當時的天花也是同樣的狀況。
後來為了有效利用疫苗,全世界採用了尼日利亞這個國家的防疫模式,尼日利亞約有1200萬人口,僅針對爆發疫情區域的大約75萬人接種疫苗後,該國疫情便消失。一直到1979年世衛宣布撲滅天花為止。澳洲及紐西蘭由於沒有受到廣泛的影響,他們沒有推行全民疫苗注射計劃,而是靠嚴格的隔離政策應付區內的病例。
也就是說,良好的圍堵隔離手段與有目標性的接種政策,才是有效防堵傳染病的方式。
另外而我們已知不完整的疫苗接種會增加整個群體的風險,例如打了一劑的開始四處亂跑,然後讓其他尚未打疫苗的群眾暴露在染病風險外。所以更可怕的是,接種率不夠高的狀況下,開放社會活動後產生的風險。
天花的疫苗接種,防護力是一輩子的,都是這狀況了,
所以更不用說到目前疫情的基本型態是流感,因為其不穩定的結構,所以病毒的變種會是常態。
我們可以從比較接近的案例來做借鏡。
例如1921年的西班牙流感大流行。請記得當時的時空背景是,全球首支抗生素直到1928年才被人類發現,而第一支流感疫苗在20世紀40年代才被投入公共使用。所以當時的大流行人類基本上沒招,除了隔離之外。
記得大約五六年前,我在課堂上談到西班牙大流感的事情,我很驚訝當時除了一位在北京任職過的內科醫師外,沒有一個同學知道那個是甚麼。原因是因為政治操作的關係,幾個國家政府對媒體進行審查,阻止媒體在戰爭期間報道流感的影響,這場危機也在很大程度上在歷史書與大眾文化中銷聲匿跡。
而當時的大流行疫情是如何結束的?事實上,病毒本身並沒有消失,西班牙流感病毒的後代,即為現代的H1N1,至今仍在世界上流通,人類也沒有對這些病毒產生群體的免疫力。
相反的,是這些疫情的病毒後來轉變了,或者更重要的是,人類本身的免疫系統經歷了更多的轉變。免疫系統大多數時候可以抵禦致命的感染症狀。也就是說人類和病毒達成了免疫上的和解。
也就是說,當大部分的人都感染後,所產生的不同抗體,讓我們逐漸轉變為另一種和平相處的模式。隨著時間過去,病毒不再引起如海嘯一般的大流行流感,轉變成為較為溫和的季節性流感。
所以從生物演進的角度來看,也許應該要像當初英國的「群體免疫」(herd immunity)政策,意即讓國內達到一定程度的染病人口,從而獲得對新型冠狀病毒免疫,然後就不會再傳染給其他未染病的人。
「就像以前開水痘派對一樣。我們需要人們感染這種病毒,這是達到群體免疫的好辦法。」
但是各位請記得,如果自己亂搞這些個派對,你會罰單收不完。
-----------------------------------------------------------------
※Riedel, Stefan. Edward Jenner and the history of smallpox and vaccination. Proceedings (Baylor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2005-1, 18 (1): 21–25 [2021-01-03]. ISSN 0899-8280. PMC 1200696. PMID 16200144. 
※Edward Jenner. History of Vaccines.
※Edward Jenner - Father of Immunology. 
※Sadanand, Saheli. Putting smallpox out to pasture. Nature Research. 
※Orenstein, Walter A.; Plotkin, Stanley A. Vaccines. Philadelphia: W.B. Saunders Co. 1999: e–book [2015-07-14]. ISBN 0-7216-7443-7. 
※Fenner, Frank. The Intensified Smallpox Eradication Programme. Smallpox and Its Eradication (History of International Public Health, No. 6) . Geneva: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988: 422–538. ISBN 92-4-156110-6.
※Karel Raška and Smallpox. Central Europe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10
※Karel Raška – The Development of Modern Epidemiology. The role of the IEA . Central European Journal of Public Health. 2010
※ Pandemic Influenza Risk Management WHO Interim Guidance .
※Spreeuwenberg, Peter; Kroneman, Madelon; Paget, John. Reassessing the Global Mortality Burden of the 1918 Influenza Pandemic. American Journal of Epidemiology. 2018-12, 187: 2561–2567
※Borza, T. [Spanish flu in Norway 1918-19]
※The 1918 Flu Pandemic Was Brutal, Killing More Than 50 Million People Worldwide. 
※ Influenza A Virus (H1N1) - an overview.
#天花  #水痘  #西班牙大流感  #疫苗 
分類:健康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2022 京都.臼井靈氣療法百年紀念大會-演講者介紹:奧拉夫·鮑姆】
  • 下一篇
  • 【2022 京都.臼井靈氣療法百年紀念大會-演講者介紹:中 ル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