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分享

土居裕老師的采訪 Hiroshi Doi is Interviewed

靈氣 reiki 傳統靈氣 土居裕
土居裕老師的采訪 Hiroshi Doi is Interviewed
威廉·李連 William Lee Rand
土居裕老師 Hiroshi Doi 是日本靈氣的權威。 他本身在臼井靈氣療法學會中的會員資格使他在靈氣界處於一個非常獨特的位置,也讓我們可以獲取有關臼井甕男老師原始靈氣治療方法的相關資訊。 他致力於治愈和保護臼井靈氣系統,這使他成為靈氣社群的珍貴資源。 他還開發了一種名為現代靈氣 Gendai Reiki 的靈氣療法系統,並且是現代靈氣法一書的作者。 他居住在日本京都。 本文由稻本百天老師自日文翻譯。
威廉:你能解釋一下關於你接觸靈氣的背景嗎?在接觸靈氣之前,您是否學習過其他治療方法或冥想的技巧?
土居裕老師:我的祖父是一位禪宗和尚,他的擁有世代相傳的傳承血統。但我並沒有成為禪僧,不過我從小就練習坐禪,自然而然地相信看不見的世界。畢業後在當時的國營的電話公司工作,12年後離開了公司。從那以後,我有很多職業。在那些日子裡,我一直在練習坐禪(雖然不是那麼熱情)。
我想我是在無意識地追求我的人生目標。我經常改變職業的原因是因為我發現每一份工作都不適合我的人生目標。
我現在知道,更重要的是如何處理一份工作,從這份工作中學到什麼,而不是從事什麼樣的工作。我想我當時是在追逐身外的幸福(Blue Bird of Happiness)。
我和我的家人身體都很好,但公司的同事和客戶有很多疑難雜症。我的一個好朋友因為腦溢血導致身體一側癱瘓,這件事讓我對“治愈”產生了興趣。在不知不覺中,我變得非常專注於治療事物,並在 80 年代和 90 年代期間學習了 30 多種不同的治療方式,希望在我 60 歲時在我家開設一家治療沙龍。
在我治療研究的早期階段,我碰巧結識了一位傳統的日本靈氣練習者。然而,當時我並不知道他是一名靈氣修煉者。我只是被告知這是一種有效的覆手治療方式。以後我可能有機會再詳細介紹這個故事。
威廉:你第一次聽說靈氣是什麼時候?你是什麼時候上第一堂靈氣課程的?你能告訴我們一些細節,比如你的第一任老師是誰等?
土居裕老師:大約在 80 年代末,我第一次聽到“靈氣”這個名字是在東京的一個名為“神明館治療”的意識能量研討會上。其中一位參與者有一本名為《靈氣療法》的書,這是一本由 Barbra Ray 博士撰寫並由居住在紐約的 Mieko Mitsui 女士翻譯的日文版。三井三重子女士是Radiance Technique的靈氣老師,我聽說她回到日本舉辦靈氣研討會。所以我參加了她在大阪的第一級和第二級靈氣課程。這是在 1990 年或 1991 年的事。
當我參加第一階靈氣課程時,由於過度練習高爾夫球,我的左手腕疼痛,晚上幾乎無法入睡。令我驚訝的是,我的疼痛在一夜之間痊癒了。這是我第一次體驗靈氣,也是在這個時候我第一次意識到靈氣的效用。
威廉:是什麼事情讓你被邀請成為學會會員的? (學會(Gakkai)的意思是組織,指臼井老師創立的靈氣組織-臼井靈氣療法學會)
土居裕老師:我和三井女士一起接受了第二度靈氣訓練,聽說第三階靈氣可以提升靈性,我非常願意學習第三階。由於我沒有任何外語知識,而我希望在日本學習靈氣。但三井老師沒有資格教授三等以上的班級,所以我當時只得滿足於二等的學習。
有人告訴我傳統的日本靈氣已經滅絕,學會已不復存在,但我想知道,即使學會已經消失,也一定有一些學生是學會分支機構的成員,因為學會遍布各地日本,我想向他們學習靈氣。我試圖通過互聯網和其他方式收集有用的信息,但徒勞無功。因此,我得出了學界完全消失的結論。
93 年夏天,我去東京參加了一個英式水晶療愈研討會。在那裡,我碰巧結識了一位成為學會會員 40 多年的老太太。我從她那裡得知臼井靈氣療法學會仍然存在。多虧她的介紹,我於 1993 年 10 月被邀請加入學會。 在京都,我被第 6 代社長小山夫人以傳統靈氣療法的靈授(Reiju)(學會風格的靈氣點化)形式灌輸了靈氣。那時小山老師已經87歲了,我清楚地記得,她很友善,讓我這樣的新成員坐在她旁邊,溫柔地回答了我的許多問題。
威廉:我知道學會是臼井老師發起的。 你能告訴我們它的歷史嗎? 它是如何開始的,又是如何發展的? 誰是重要人物? 它是如何因為戰爭等而改變的? 請告訴我包括任何有趣的事實或細節。
土居裕老師:臼井老師於 1865 年 8 月出生於岐阜縣谷合村。他早年離開家鄉,在歐洲、美國和中國的學習過程中不斷地掙扎。他通過許多不同的職業拓寬了自己的想法:公務員、辦公室工作人員、商人、新聞工作者、秘書和政治家等等。最終,他開始尋求生命的目的,並認識到生命的目的是達到安心立命的狀態,也就是說,要了解一個事實,即每個人都被宇宙賦予了一個角色,我們需要以平靜的心態完成它,我們應該相信一切並將一切交給宇宙,無論在這個生命過程中發生什麼。他走上禪宗之路,是為了把那個意思真正的理解並成為靈魂中的一種真實感受,而不僅僅是頭腦中的領悟。在京都的一座佛寺,他在大約三年的時間裡修習坐禪,以爭取真正的覺悟狀態,或開悟,就像安心立命一樣。但他仍然無法達到開悟的狀態。
1922 年春天,他在鞍馬山開始禁食,決心除非他成道,否則他的生命將在那裡結束。禁食第21天的午夜,一股強大的宇宙靈氣穿透他的大腦,與體內的靈氣產生共鳴,他獲得了與宇宙合而為一的感覺。然後他開悟了,同時,他被賦予了一種治癒的力量。臼井老師將它命名為靈氣療法,並決定不壟斷它,而是與許多人分享。他創造了靈氣五戒,以及教學方法。他搬到東京的青山,並創立了臼井靈氣療法學會。
如想要成為會員必須登記,因為學習靈氣療法需要規定的指導,但是可對非會員提供靈氣治療。來自各地想要治療的人在屋外排起了長隊。許多高級海軍軍官都加入了學會。其中一位是牛田從三郎少將,他成為學會的第二任會長,也是臼井老師的繼任者。在戰後的艱難時期,海軍少將武富咸一就任第三任會長,副海軍上將和波豊一作為第五任總裁,負責管理學會。
後來入伍的海軍上尉林忠次郎擔任了一個重要的角色:將靈氣傳播到全世界,從而滿足了臼井老師的期望。
1923年9月發生關東大地震。這是一場巨大的災難,104,000 人死亡或失踪,460,000 所房屋倒塌或被大火摧毀。地震發生後的幾天,臼井老師和他的弟子們在鎮上四處遊走,救治傷員,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據說這次事件為學會帶來了更多的新成員-作家、藝人、宗教人士和武術愛好者。 1925年2月,為了擴大學會,在中野新建了學會的新道場。從此,臼井老師頻頻應邀到全國各地傳教治病。
1926年3月,他突然在福山的路上去世了。據說臼井老師有2000多名學生,其中21人獲得了神祕傳。有關於 11 名 神祕傳 學生的姓名正在確認,其中 3 名是女性。
威廉:學會是唯一一個教授臼井靈氣療法原始形式的團體或學校?還有其他人嗎?
土居裕老師:嚴格來說,學會是唯一繼續沿用臼井靈氣療法(哲學和技術)原始形式的團體(組織)。離開學會的人(在第二次採訪中提到)大概延續了臼井靈氣療法 的能量,但通過添加新想法或拋棄傳統事物來構建自己的原創風格。而在日本和西方都有一些人聲稱,“這(我的或我們的)是臼井靈氣療法的原始形式。”類似於此類的聲明我們應該公平地檢查和驗證。
學會保留了原有的形式,並強調其使命是繼續教授臼井老師的傳統,這使得學會在外面顯得獨一無二。我一直在建議他們(學會)應該努力實現臼井老師分配的另一個使命,“靈氣療法應該與許多人分享,共同分享幸福"。
威廉:你能解釋一下你在學會的訓練是怎樣的嗎?作為新成員,您學到了什麼以及在聚會上發生了什麼?
土居裕老師:在臼井老師時代,聚會被稱為 修業會。現在稱為 研究會,每月在東京總部舉行 3 次。由於工作原因,我無法參加東京的聚會,而是參加了在京都分部舉行的會議。那個時候,小山老師幾乎每個月都會來京都。資深會員會鼓勵我坐在小山老師旁邊,說:“你是新會員,坐在小山老師旁邊,這樣你會得到很多靈氣。”
在研究會中,過去是以正坐式的坐姿進行練習,但現在參與者會坐在椅子上圍成一圈。聚會會以小山老師的會談開始。談話不是認真的,而是基於小山老師自己的經歷的各種話題。我意識到,總的來說,她的演講包含了許多關於學習如何通過靈氣的指引下和平生活的課程。她的談話結束後,人們會朗誦明治天皇的御製和歌。然後進行乾浴法、淨心呼吸、合掌和精神統一的練習。接下來,所有參加的成員都會收到小山老師和由小山老師任命的師範給予靈授(attunement) 。靈授後,五戒三頌,靈兒緊隨其後;然後是問與答的環節,靈氣迴旋,最後是 集中靈氣。
威廉:你有沒有接受過小山夫人的特殊訓練?
土居裕老師:小山老師曾經說過,“靈氣是愛之光”,並且懷著希望能夠幫助許多人的心進行治療的實踐是很重要的。我有機會接受小山老師的實踐治療好幾次了。她的治療很細心,很舒服。她以前經常跟我說,“看,這是迴響(Hibiki)。”藉此能夠感覺到病腺是傳統靈氣療法的基礎。
威廉:你能解釋一下迴響(Hibiki)嗎?
土居裕老師:當生命能量阻塞或健康受到干擾時,其因果區總是有負面的波(negative waves)。它們被稱為“病腺(Byosen)”,在手上感知病腺的技術稱為“病腺靈感法”。而“迴響(Hibiki)”是當檢測到病腺時手掌中的一種感覺。這些感覺包括各種感覺,例如熱、涼、疼痛、麻木(刺痛)等,因治療者而異。例如,頭痛的情況下,如果是大腦的原因,頭上會出現“迴響”,但如果原因是內臟,則不會在頭上出現“迴響”。
另外,如果有原因的話,在疾病的症狀出現前就會有“迴響”出現。即使在醫生宣布“完全康復”之後,“迴響”仍然存在的情況下,復發的可能性也很高。治療即是擺脫迴響(hibiki)的手感以便完全恢復。
威廉:成為奧傳(靈氣II)需要多長時間?畢業到這個級別需要什麼條件?
土居裕老師:我花了七年的時間。我在 1993 年 10 月 22 日收到了 初傳 (Reiki I),並在 2000 年 10 月 28 日正式收到了 奧傳。 初傳級別。新入會者在獲得第一個靈授後獲得初傳,然後在能力上獲得 6 等 或 6 級的認證。在此之後,他們的級別會根據他們在訓練中取得的進展進行升級。當一個人完成了所有手當療法的基礎能力時,會被認證為3等,或3級。為了達到這個等級而需要掌握的能力正是準確地感知到了病腺(迴響),也就是有能力進行靈示法,意思就是讓手自動地去尋找病腺的位置,最後便會認證這個人在手當療法與發放靈氣的能力,已經超越了一般的標準。
獲得3 等認證的人可以根據需要進入奧傳,但如果沒有申請奧傳級別,則成員仍為初傳級別。由於臼井老師將自己評為2等或第二階,所以學會成員中的最高級別是第三等,神祕傳成員的能力其實與奧傳成員處於同一水平。
威廉:你能解釋一下奧傳的水平嗎?你學到了什麼,發展了哪些技能?
土居裕老師:正如我在上一個問題的回答中提到的,初傳是一個人完成了靈氣療法基本技能的水平。這個層次的治療或療愈主要是針對自己和家人。在奧傳層面,會將靈氣的好處與許多人分享。當時學會有 60 個分支機構向任何需要靈氣療法 的人提供靈氣訓練,治療師都是奧傳的成員。
現在,由於醫療系統的規定,學會的靈氣療法的治療僅限於學會會員及其家人。像 押(按壓)、撫手(撫摸)和 扣打(拍打)這樣的傳統技術已不再被使用,因為擔心這些技術會被視為按摩,也不符合法律法規。現在只傳授感知病腺和手掌治療的技術,但在奧傳層面,有三個符號和咒語是以傳統的名號被傳授的,被流傳下來。
而我在研討會或工作坊中教授的技術不是現在的臼井靈氣療法學會中的技術,而是主要從臼井老師到和波豐一老師時代的技術。
威廉:你能解釋一下奧傳符號嗎? 學會對符號的理解與我們在西方的理解不同嗎?你能解釋一下嗎?
土居裕老師:這三個符號,如果嚴格來說,與西方使用的符號不同。 西方使用的符號確實因每個宗派或學校而有所不同,但它們仍然沒有完全偏離,並且總體上看起來與傳統符號非常相似。 傳統符號在形狀上略有不同,儘管我們可以稱它們為與西方不同的符號。
符號是靈氣中的有效工具,在我看來,它們有兩個作用。第一個作用是將練習者與每個符號特定的靈氣波動的特殊頻率聯繫起來。符號的第二個用途是根據練習者的目的或目的改變波動的長度,以便可以在地球上利用更高的靈氣波動。例如,當需要更多靈氣“力量”時,第一個符號就可以像變壓器一樣使用。此外,由於集體意識的積累,使用該符號的人越多,它就越有效。我認為這些符號,因為它們易於使用且有效,極大地有助於靈氣的傳播。
然而臼井老師說:“你會發現,在你反複使用符號之後,你自己便不需要符號了”,你很快就專注會在“提升你的意識,與宇宙合而為一”。因此,即使符號是連接靈氣的工具,當您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與靈氣產生共鳴時,它們的必要性將不復存在。
我將這些符號與第一次學習游泳時使用的橡膠救生圈比較。救生圈對於初學者來說是一種非常有用的工具,但要成為擅長游泳的人,就需要放棄它。在人們不再需要它們之前,應該小心使用這些符號,就像救生圈一樣。但是,如果一個人認為自己的能力是工具帶來的,就會放不下。符號的基礎在世界各地都是相同的,儘管可以發現符號本身之間存在一些差異;就像救生圈在設計上都會略有不同一樣,但它們的用途都是一樣的。
威廉:請您對這些日本靈氣概念中的每一個進行描述:
土居裕老師:
病腺 Byosen:發生引起紊亂或疾病區域的負能量。
乾浴 Kenyoku:日本傳統上,在進行神聖的儀式之前,都要用水清洗身體,而 乾浴是一種用靈氣代替水來清洗身體的淨化方法。
淨心呼吸 Joshin-kokyu:這是一種淨化心靈的呼吸方法。
合掌 Gassho:將手放在胸前以表示感謝或祈禱。
精神統一 Seishin-to-itsu:這是一種冥想方法,用於讓心靈平靜並釋放空閒/雜念。
靈授 Reiju:這是日本靈氣點化的原始形式。
靈氣迴圈 Reiki-mawashi:學生們手拉手站成一個圓圈,讓靈氣能量圍繞圓圈流動。
集中靈氣 Shuchu-Reiki:這是在合掌的狀態下以團體完成的。學生們將意識集中在一個事物上,例如一個人、一個物體、一個事件、一個場地等,所有修行者的靈氣能量都集中在這個物體上。當我們祈求世界和平或健康和幸福時,也可以進行集中靈氣。
威廉:你認為學會及其教義有什麼有趣的地方?對我們西方人來說很重要嗎?
土居裕老師:好像有傳言說學會是排外的,不願意接受外人,學過西方靈氣的人會被排除在外,或者特別是外國人被排除在外。如果這些傳言是真的,我自己很可能已經被開除出學會了。我從不隱瞞自己學過西洋靈氣的事實,而學會的神祕傳和奧傳的修煉者也可以自由地來參加我的靈氣聚會。
另一方面,確實有一些資深成員對我在學會之外的活動不滿意。其實這種事情到處都會發生。我相信我需要做的就是盡我所能。聽說有一位外國女士在離開日本前會見了小山老師,聽到小山老師說:“你可以成為會員,如果你願意在這裡待久一點學習。”她當下覺得很感動。小山老師很體貼,很包容,我想正因為如此,她是無意排斥任何人的。
然而,學會的規模確實縮小了,也沒有建立一個系統來招募許多新成員。這是因為在戰後動盪時期就任第一任女會長的小山老師忙於維護傳統,在許多存廢的邊緣時刻上,由於人們對靈氣沒有興趣,所以他非常忙於努力保護傳統。這可能會導致學會從外人的角度來看似乎是排外的。
2001 年 1 月在學會本部的新年會上,現任會長近藤先生讓我向他和其他師範講述西方靈氣的狀況。他們都表現出了濃厚的興趣。我提議學會可以在學會網站上提供信息。但是他們還沒有準備好,所以這個提議被拒絕了。
後來,我提議可以在 URRI 西班牙 2001 的會議上傳遞會長的信息,但沒有成功。然而,近藤老師一有機會就會對成員說:“讓我們提升自己,這樣我們就不會在西方靈氣人面前感到羞恥。”
他在今年近藤老師的新年賀卡上寫道:“得知靈氣得到全球認可,我感到很高興。”臼井老師表達了對未來的願望:“我想通過教他們靈氣療法與許多人分享共同的幸福。”我相信這個願望會實現,每個人都能接觸到臼井老師的能量。
威廉:林博士在學會中扮演什麼角色?
土居裕老師:據說林忠次郎老師是最後一位被臼井老師認證的神祕傳弟子,是師範。 當時,神祕傳弟子應該在學會本部從事靈氣療法的傳播和靈氣治療,或者在分部機構並從事靈氣活動。 臼井老師為了從醫生的角度研究和推廣靈氣的良好功效,向身為海軍醫生的林老師指派了一項任務,即在學會活動之外開設靈氣診所。 當然,目的是讓研究的結果反饋給學會。
威廉:我知道他脫離了學會,成立了自己的學校。你能告訴我們他為什麼這樣做嗎?
土居裕老師:據說林靈氣研究會是在林老師開設診所的時候開始的,而不是在他離開學會的時候。林老師的目標是“通過靈氣療法治愈許多病人”,以及“研究通過治療來提高靈氣療法的功效”。他的診所的目的是實現前一個目標,後一個目標導致了林靈氣研究會的組織出現。這些活動都不是學會的一部分,而是通過臼井老師建立的,儘管兩者似乎都是在學會的全力支持下發起的。
在臼井老師的轉變或死亡之後,林老師作為林靈氣研究會獨立並離開了學會。據說,當時的牛田會長和林老師之間存在意見分歧。允許林老師自由學習的政策似乎發生了變化。林老師作為林靈氣研究會獨立後,對臼井老師十分敬重,不斷將臼井老師的教誨和臼井靈氣療法的名號傳授給人們。他通過練習靈氣療法和教授課程來做到這一點,房間前面掛著由林老師親自撰寫的捲軸-臼井甕男老師的五戒。並採用與學會相同的三級系統,分別是 初傳、奧傳 和 神祕傳 級別。頒發的證書以林靈氣研究會 的名義,但它們帶有 心身改善臼井靈氣療法 的名稱,以表示接受了臼井靈氣療法 的指引。
威廉:林博士離開學會後,他的靈氣風格有什麼變化?
土居裕老師:並不是他離開學會後風格發生了變化,而是從他的研究會開始就形成了一種新的風格。
除重病患者外,接受者在接受治療時必須正坐著;而這個坐姿變成了躺在桌子上的姿勢。治療方式由一對一改為多對一。
這些是變化最突出的特點,但以下變化也是公認的:
創立了一個原始的治療手位系統,並創建了新的"靈氣治療方法指南”。建立了一個新的靈氣療法的傳授系統,並且每月舉行一次為期五天的研討會,在那裡進行奧傳的傳授。
雖然在學會,肚臍和丹田被認為是重要的,但像針灸的穴位與經絡線、脈絡、脈輪和等能量中心變得更為重要。
威廉:有沒有其他成員像林博士那樣脫離學會並開設了自己的靈氣學校?
土居裕老師:據說牛田先生擔任會長的時候很多成員都離開了。以下兩個是眾所周知的:
江口俊博先生從1925年到1927年學習靈氣良法。他在批評學會後獨立,並成立了手之HELAR療治研究会。在他的學生中,著名的有江口鎮白先生、三井甲之先生和宮崎五郎先生。估計他手下有五十萬學生。
富田魁二先生從 1925 年左右開始學習靈氣療法,並在臼井老師去世後成立了 手當療法會。他傳播了富田流手當療法。有四個級別:初傳,中傳,奧傳 和 皆傳。每個級別在五天內完成,每天訓練兩個小時,但完成 皆傳 需要十五天。在他的學生中很有名的是 Asuke Jiro 先生。據估計,有超過200,000名學生。
除了上面提到的兩個人之外,據說還有幾個人成立了新的組織或成為了宗教人士,但每個參與的組織都否認了這一點。只有林老師一直在為臼井老師傳授臼井靈氣療法的名字,即使他已經脫離了學會。
威廉:你能解釋一下現代靈氣以及你為什麼決定創立它嗎?
土居裕老師:現代靈氣法,或 現代靈氣,基於臼井老師的哲學和西方靈氣的合理性,旨在日常生活中輕鬆練習並獲得最大的好處。 它不是“新靈氣療法”,也不是“新靈氣體系”,而是“新的靈氣療法的練習方法”,我一有時間便自己一直練習並從中受益。
威廉:現代靈氣法是如何創建的?
土居裕老師:我學習了西方靈氣,並承認它非常有效。後來,我被學會會長小山老師傳授靈氣,真正感受到臼井老師傳下來的崇高精神。從那以後,我得到了有關靈氣的寶貴資料和信息。我將它們分類並組織起來,重點是“身心健康”和“精神成長”,這樣我自己就可以從中受益。這就是所謂的現代靈氣法。起初我是一個人練習,但我的朋友意識到我的變化,讓我為三位治療師舉辦一個研討會。這就是將它傳播給那些被我吸引的人的動力。從那時起,我們一直在努力共同成長。
臼井老師說:“靈氣是充滿宇宙的氣(能量)和光。”靈氣是引導一切和諧的波動,充滿我們周圍的空間。為了接收靈氣,需要兩者具備。 現代靈氣法的技術是“自我淨化和自我發展”的技術,旨在始終與靈氣的波動共振。
他們的目的不僅僅是學習和使用。
威廉:現代靈氣法的基本要素?
土居裕老師:現代靈氣法的結構基於以下四個前提:
1.“身心療愈”和“精神成長”是關鍵詞。 這些技術可以讓人們過上豐富的生活。
2.講求實效。 應避免教條主義、偏見和保密。 不提倡秘密、神秘和奇蹟。
3.應採用能促進靈氣特性的有效技術。 應明確目的和原因。
4.技術要簡化、規範、易於使用。 在日常生活中活用是第一優先的。
威廉:現代靈氣被認為是日本靈氣還是日本和西方靈氣的結合?
土居裕老師:現代靈氣療法從“能量”的角度來看可以認為是日本的靈氣,但從“使用”的角度來看,它是日本和西方的結合。 然而,從“身心治愈”和“精神成長”的功效來看,這些技術不僅採用日本靈氣與西方靈氣,還採用靈氣療法以外的其他技術。 在日本,現代靈氣被理解為是現代人的簡化日本靈氣,增加了西方靈氣的合理性(實用性)。
延伸閱讀:
《大師訪談:現代靈氣法 土居裕 》
《大師訪談:聖火靈氣 威廉.李連》
《Phyllis Furumoto接受電視訪問》
《土居裕老師捎來的短信》
《Reiki的原點「傳統靈氣」的歷史資料》
《2018靈氣國際學術研討會(土居裕)》
《你學的真的是靈氣嗎?》
本文章首次出現在《靈氣新聞》雜誌 2003 年秋季刊上。
#靈氣  #reiki  #傳統靈氣  #土居裕 
分類:心靈

【作者於對岸執業,於兩岸三地教學多年,內文為診間與教室內的心得紀錄。】https://www.reiki.com.tw

評論
上一篇
  • 小川二三男
  • 下一篇
  • 臨終給予靈氣治療 Reiki for the Dying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